从荷兰古城到青藏高原 一对“洋夫妇”的“安多手工”梦

从荷兰古城到青藏高原 一对“洋夫妇”的“安多手工”梦

新华社客户端

“安多手工”位于青海西宁的工作室。新华社记者 白玛央措摄

新华社西宁1月13日电(记者白玛央措)高原的清晨寒风萧瑟,46岁的角毛开始了一天的放牧生活。“过去一个人放羊总有些孤单,但现在随身带着纺锤,手里捻着线,也不觉得无聊了。”角毛说。

在平均海拔3660米的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尕巴松多镇贡麻村,角毛和其他14位村民每月都会挑一天聚在一起,拿着自己精心制作好的羊毛包、牦牛绒围巾等小物品等待“洋牧民”安鹏夫妇来收货。

在260多公里以外的青海省会西宁,安鹏和妻子荷平在工作室整理着加工好的商品,将牦牛绒围巾、手机包、电脑包、尿不湿收纳包等整齐地放置在货架上。

安鹏向记者展示手工羊毛包。新华社记者 白玛央措摄

1998年,来自荷兰的安鹏夫妇第一次到青海西宁。经过两年的汉语学习,他们决定前往黄南藏族自治州泽库县教英语。

“泽库县的冬天非常寒冷,可我们不会生炉子,那时热心的牧民们送来牛粪和煤炭,这让我们一家人暖和许多。”安鹏的中文非常流利,回忆起过去,他俩满面笑容。

从荷兰古城阿默斯福特到青藏高原,安鹏夫妇带着年幼的两个儿子开始真正体验牧区生活。

“我们看到很多村民家中有牛羊,平时也会制作结实防水又保暖的黑牦牛帐篷、羊毛尔恰(抛石鞭)等生活用品,但赚不了多少钱。”安鹏说。那时起,他开始思索如何用这些技艺为牧民们增加一点收入。

2006年,安鹏一家前往同德县,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开始召集有牛羊毛编制技巧的牧民,为他们提供纺锤和编织工具,鼓励大家在放牧之余做一些手工艺品。

同德县曾是青海省贫困面最广、贫困程度最深的地区之一,大多藏族村民从事农牧业生产,是典型的高原牧业县。

经过对牧区家庭作坊的4年研究,2007年,安鹏正式注册成立了青海安多手工艺品有限公司。“目前我们在全国有30个销售点,遍布各旅游景区,同时还有10个海外销售点,将这些高原特色产品带向世界。”安鹏说。

工作室里的手工羊毛包。新华社记者 白玛央措摄

“现在角毛一家5口人可以一起在家制作,67岁的母亲,两个女儿和妹妹,多的时候一个月能做出15个羊毛单肩包。”荷平说着拿出一个小挎包,“作为一家之主,她生活遇到过很多困难,但当她把认真做好的小包笑着交给我时,我觉得她是幸福的。”

“一斤羊毛是5元,我现在做一个包可以卖40元,家里的160亩草场一年也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,再加上30多只羊,一年怎么说也有1万多收入。”角毛说,手工艺制作每月能为她增加500-1000元的收入。

2017年11月初,根据国务院扶贫办发布消息,同德县和全国另外25县集中实现了脱贫摘帽。

拿着来自牧区的牛羊毛小包和围巾,荷平总在考虑,怎么能够让更多的人接受并喜欢上这些来自高原的手工制品,让传统技术与现代生活紧密相连。“手工艺品不仅要体现民族特色,还要做好市场研究,要有创意。”荷平说。

逐渐繁荣的藏区旅游业,同样见证了农牧民生活条件的日益改善,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将民族特色手工艺品作为旅游纪念品。

货架上的婴儿款羊毛靴。新华社记者 白玛央措摄

“我们每个月都会设计一件创意产品,糅合藏式传统与现代元素。之前奥地利一位老师还买了5个尔恰(抛石鞭)作为学校的体育比赛的教具,那时我们才知道国际上有一个‘尔恰’协会,原来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在使用它。”荷平觉得,民族手工艺可以作为文化桥梁连接偏远地区与世界,让牧民们多一份收入,让传统文化传承下去。

角毛说:“之前去西宁,看到自己制作的包整整齐齐摆放在商店。包变得更漂亮,游客们都会看一看、摸一摸,我心里突然有些美滋滋。”

“20年,我们慢慢走入牧民们的生活,和他们一起做手工,感受家庭作坊的舒适,也让现代创意走进他们的生活,希望安多手工能够传递出更多来自青藏高原的温暖。”安鹏说。

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22523031939474877&wfr=spider&for=pc

This article was posted in 安多手工新闻, 博客, 中国新闻 and tagged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Follow comments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.Both comments and trackbacks are closed.